临走时似乎总要说些什么

本矫情发言的概要:

胖球毕业了,坑不再填,取关随意。

以下吃饱喝足叨逼叨。

以前脱坑时,按我自己的惯例都是深藏罪与名悄悄爬墙打枪的不要,而这次总感觉要说些什么才妥帖。“退圈”这个词不太妥,因为自始自终都没有踏进圈子一步,认识的人一个手都数的过来,换句话说,有些排斥“圈子”这个给人贴标签意味的说法。

我想了很久,打了几个字删了几个字,决定说——再见啦,不会再回来啦。

真情实感萌rps对心脏实在不友好,但从未后悔过看他们打球看他们训练。yy他们在平行世界千姿百态的生活也很爽,也为他们生出之前从未有过的奇妙感慨。

时间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们。

都再见啦。

刚刚算了下,去年从二月到六月一向年更的我竟然写了四万字,四...

【胖雨】疗伤蜂蜜红烧肉

瞎写一气,超级短的饭粥only,动物世界(?),以卖萌为宗旨,黏糊糊的甜饼,清水。

平行世界的他们与这些天。

----------------------------------------------------------

马龙压根就是一小白龙。

这个大新闻樊振东是全队第四个知道的,仅迟于秦志戬、许昕和张继科。毕竟几乎所有人潜意识里默认马龙是匹白马。可以给迪士尼打广告的那种。

忘记落锁的门吱呀呀晃着。龙竖起来的金瞳与樊振东被吓成大小眼的眼睛对视不过三秒,后者就被张继科推出来,张继科反手关门拍拍肩膀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没来得及惊讶就被黑着脸的科哥进行了大面积跑火车与神不知鬼不觉的洗脑,其洗脑宗旨是“别

【胖雨】 智齿出芽

胖雨only,平行世界,勿扰真人。

黏糊糊的糖,欧欧西,满地都是我无处安放的少女心,乱写。

--------------------------------------------------

春节一过照理说人人都该胖个三四斤,在饺子汤圆肉包狮子头红烧肉酸菜鱼萝卜牛腩的轮番滋润下不长点肉简直对不起美食的牺牲。然而樊振东今年却没长肉——恰恰相反,他还掉了两斤肉,脸都没那么好捏了。

  樊振东长了智齿,在这个“左拥鲜虾右抱回锅肉”的节骨眼儿上。

  他是在去年十二月底发现自己长智齿的。偶然舌尖卷到下排右后槽牙有点

-露米- 双向隐瞒

露米和一丢丢dover

*诈尸
*可能是国设吧大概,小甜饼,糖分足
*半年前写了两千,寒假得空拿出来接着写,是个烂尾,没有诚意

——————————————————————

“好了,那么对于这个提案,你们有什么想说的?都没有意见的话就通过。”念完这份冗长的文件,亚瑟•柯克兰放下手中的纸,食指与中指并拢短促地敲了两下桌子。

会议桌一圈昏昏欲睡的人全部猛然抬起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盯着亚瑟。弗朗西斯双臂交叉摆在胸前,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一副“怎么还不散会”的模样,光明正大地阖上双眼再次打瞌睡。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保持清醒,还没散会呢。”亚瑟毫不客气地喊了弗朗西斯的全名,后者优雅地微笑一下,随即摆...

-露米- 青蛙王子(上)

❀CP:青蛙王子露×公主

❀注意:上篇7000+,全架空,半童话流水账,米米未成年,ooc崩坏出天际,很傻白但不知道甜不甜,瞎引用和隐藏的梗很多很胡闹。

总的来说就是篇没头没尾的无聊智障童话故事

进食需谨慎。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神秘的西方,有个瑰丽的国度。它的国土辽阔神奇,除了有着璀璨温暖的黎明、静谧安详的黄昏,还有着几代豪雄与磅礴的传说……而它拥有的不只只是这些。它的人民生活在这个和平年代,幸福充实地...

© 素履之往|Powered by LOFTER